slideshow_picture_Branch_4f1421ba-aa84-42e3-8790-4828b03ea08a  

Goodbye Cambridge

最後一天的行程,可以說是最多自己時間,也最少自己時間的時刻。

離開英國前的最後一天,是多雲的日子;多虧前一天Free Time的大採購,大家的行李可以說是塞到重翻了,還好伊凡有帶行李秤重計,這支行李秤重計可說是以救世主之姿出現在大家的面前。

趁著早上大家都還在醉生夢死之際,以最忐忑不安的心,先秤我的行李,果然,"悲劇~"

"24.3 KG"。

殘酷的數字出現在我面前,事不宜遲、兵貴神速;馬上把整個行李箱打開,重新整理,務必讓行李箱保持在23KG以下,完全不敢挑戰歐航超嚴格的安檢流程與規則。

在確定行李降到23KG以下後,就開心準備吃午餐與前往機場了。

在離開Cambridge的最後一刻,內心有著要回台灣的雀躍,也有著告別劍橋的不捨,Sunny不捨的眼淚真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啊。

1185018_10200478139051835_490322685_n  

  

請配上面音訊<淚崩了>一起使用。

總之,天下無不散的筵席,但宴席可以再續的,這次的相遇與離別,是為了蓄積與再見到彼此下次的成長;這次的揮別不是結束,而是下次會面的開始,期待下次的相遇。

超級趕飛機

與諸位工作人員感性揮手告別後,回台灣的旅程正式開始。

在英國,從一個城鎮到下一個城鎮,距離都是非常遙遠的(以台灣人的標準來說,從A城到B城要一、兩個小時應該算遠吧,而且偶爾會碰上塞車)。

不幸地,在我們前往機場的途中,塞車了。

本持著"上車睡覺,下車尿尿"的旅遊精神,一上車就開始睡了,睡了一陣子醒來後,發現車子沒動,就知碰上塞車了;一開始還沒什麼危機意識,隨著時間逼近我們要搭的飛機時間17:10,開始緊張了。

國際航線的飛機要提前兩小時Check In、起飛前四十分鐘抵達Gate,and 英國檢查嚴格的海關。

果然,到了第一關:測行李重量,就讓不少人中箭落馬。

看到行李超重的朋友們,身為友人群就要來發揮同學愛了。

還沒超重的朋友們打開包包、行李箱,乾坤大挪移,讓彼此的行李維持在23KG以下,有的人選擇貼錢含恨過關,有的人在同學愛的護航下低空飛過;最令人同情的一位友人,在航空單位霸王硬上弓的悲劇下,將他的隨身行李強行拖運了,因而多繳87磅(台幣4000左右),真是難為他了。

在大家行李幾乎都直逼超重,無法再塞時,還有一種低空飛過的方式-丟掉可以捨棄的東西,降低行李的重量。(有點類似要讓熱氣球升空而丟掉沙包)。

總之,也有不少友人含淚使用此法。

在看到一堆不該成為垃圾,卻以垃圾的身分被捨棄在機場的物品,我想,應該也有不少高級貨都被落(ㄌㄚˋ)在機場了。

在大家都通過第一關時,無情的時間指向16:35;這時還被海關人員叫到旁邊,做團體人員入關隨身行李安全說明(如液體要放在夾鏈袋之類的),真是讓人緊張到爆,深怕飛機真的要飛飛走了。

第二關:護照檢查。

好不容易進到第二關,我已經開始焦躁了。不希望被丟在英國,我想回台灣。

所以在看到其中一個檢查的櫃台沒人時,馬上衝上前去,露出練習過的燦爛微笑,甜甜地喊"Please",櫃台美女回以燦爛的笑容,果然快速過關,YA~

第三關:隨身行李安檢+人體掃描安檢

這關真的很麻煩,因為隨身行李的3C都要另外拿出來過安檢機器,所以我只好從我計算精確,角度一錯就無法塞入所有東西的隨身背包中,拿出我的筆電和平板電腦,讓她們一起過機器;至於人體安檢掃描,因為我的皮帶帶鐵,通過一定會叫,所以我當天就直接不繫皮帶了。

插曲-一直被當日本人

說到在進行安檢前的排隊,前面有個大概是英國籍的大叔,正在數他的英磅,一不小心他其中一個英磅掉了下來,滾到我腳邊,我彎下腰正要幫他撿時,他說"こんにちは(您好)",我撿起來後,微笑將錢還給他,我想,他應該是想講"ありがとう(謝謝)"吧!?還是他們都學各國的"您好"怎麼說呢?

記得前往倫敦時,沿路遇到許多Shop,其中有個Shop的店員對著我說"ありがとう(謝謝)";我想,他應該是想講"こんにちは(您好)"吧。

第二次是另一個Shop的店員對著我說こんにちは(您好)",我回答"こんにちは(您好),私は台湾人です呦(我是台灣人呦)"。然後就看到店家傻住的表情,真有趣。

總之,最後順利趕上飛機了,到了阿姆斯特丹,繼續趕飛機。

因為我們在倫敦時,太晚上飛機,因而飛機延遲起飛,當然到阿姆斯特丹的時間也就Delay。

抵達阿姆斯特丹是19:40,往台北的飛機是20:40,在超大機場阿姆斯特丹快走,光快走到登機門就讓我們快走了二十分鐘,而且除了第一個關卡不用,第二、三關卡都要再重新確認一次,真是夠嚴格的。

搜身摸光光

在阿姆斯特丹要回台北的人體安檢機器,形狀像圓形的真空管,隨身背包一樣去跑隨身行李檢查輸送帶,人則是進入原型真空管掃描;原本以為掃描結束就沒事了,沒想到我掃描完之後,面對的是-搜身。

雖說男女授受不親,但女女也不能授受太親;之後我才知道,那個圓形的真空管掃描的是身上有金屬反應的位置,好死不死我最愛穿牛仔褲了,所以牛仔褲的拉鍊位置,自然也要被搜搜地確認一下;記得當時沒想到她們會摸得這麼徹底,摸到腋下我就開始想笑,摸到肚子我已經笑出來了(怕癢),摸到牛仔褲的金屬褲檔時,為了捍衛我的貞操,我不停地喊"Wait! Wait!"我發誓我看到那個搜我身的女生笑了,大概覺得我很有趣吧。

好不容易通過搜身的酷刑,要去接我的隨身背包時,那個海關人員說,"I want see your luggage",我非常順口地說"Of course." 神啊,在英國受訓兩週後,講英文已經能成反射動作了。

確認沒問題後,我就抓起我的隨身背包,準備正式回台灣。

總行程時間:21 Hour

 細數這次回國的時間,從劍橋前往倫敦大約3 hour,從倫敦到阿姆斯特丹,約2.5 hour,從阿姆斯特丹到台北,約12 hour,從桃園機場到民雄4 hour,在不算時差的情況下,我花了21hour從英國回台灣,而且有很多時間是搭乘飛機,用飛機的速度飛馳的,可見英國真的是個距離台灣很遠的地方;無論如何,我還是確實前往了,並帶了滿滿的開心與收穫回來,感謝這一路上所有遇到的人事物,讓我的旅程永遠充滿驚奇與驚喜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hucambridge 的頭像
nhucambridge

南華走向世界-世界走向南華

qwer123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