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間學校與台灣的學校有許多地方都不一樣,我覺得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對教育這件事所抱有的態度。

  在台灣的學校中,大家都教導我們要給予老師諸多的尊重,老師的存在就只是老師,應該說就只能是老師,但在這哩,只要誠心學習,大家都是朋友。

 

  這並不是崇洋媚外的迷信,而是親身體驗過的感觸。

 

  但我從來不喜歡把教育當作主題,我做人開放,我喜歡聊一聊開心的事情,聊一聊趣事,聊一聊我的第一次。

 

  那一天,我站在一間倉庫的門外,裡面傳出陣陣笑聲與節奏感強烈的音樂,就算是站在豔陽之下我還是覺得冷,心中寒顫不止,我的拳頭完全沒有正常人的溫度,我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,裡面的東西對我來說一定是個惡夢。

  幾天前的社團博覽會,我站在一個攤位前簽下我的名字,這社團我之所以感興趣是因為上面的海報有音符,我心中暗自拿定主意。

 

  這一定是個該死的樂團社!

 

  但在我的記憶中,有樂器的地方絕對不是在這間倉庫,一個玩band的地方絕對不會有這麼多笑聲,尤其是有音樂又有笑聲,絕對很奇怪。

 

  進去嗎?

  不進去嗎?

 

  算了啦,感覺跟我不太搭。

  走啦!都來到這了。

  不要啦,裡面有好多女人的聲音!這一定跟我想得不太一樣。

  快給我進去!大老遠來美國難道只想一整天待在宿舍?

  這根本是兩回事!還是回去好了。

  孬種!你根本是個孬種!

  去你的!走就走!

 

  我打開門,音樂變得更大聲,放眼望去。

 

  都是女人!!!!!!!!!!!!

  她們都在跳舞,她們跳得舞都都具有拉丁的風格,就連音樂也是,雖然我也看到有男生在跳,但這根本就不是男人該跳的舞。

  扭腰擺臀搔首弄姿,這是男人該學的東西嗎?

 

  

  帶頭的是Kenya,是看起來有墨西哥血統或拉丁美洲血統的「略胖」女子。

  我一進去二話不說,馬上就得融進這舞蹈團,我得快點學習因為,我不想落後,但我卻不想學習,因為這根本是摧毀男人自尊的最佳武器。

  因為這樣的糾結,你們會看到一個很特殊的情景。

  一個男人很標準地呈現出動作,表情卻像是剛成為太監時一樣地哀怨。

 

  「One,two,up.Turn and back.hot,hot,up,up,slide,slide,and turn, again.

  Kenya重複著口訣,我們也只能重複地跳。

  重複一次,我們就跳一次。

  我們跳一次,我身為男人的自尊就剝落一次。

  我總覺得要是我在持續這樣,我怕我等等就開始講西班牙語了!

 

  等等,這樣好像不錯齁?

 

contiune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hucambridge 的頭像
nhucambridge

南華走向世界-世界走向南華

Johnson L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